皇冠365bet_外围足球365bet_365bet体育在线世界杯

联系我们CONTACT US

皇冠365bet_外围足球365bet_365bet体育在线世界杯
电 话: 0797-5712470
邮 箱:whg470@sina.com
网 址: www.gzscxwhg.com
地 址: 江西省石城县琴江镇东华北路20号
邮 编: 342700

传承发展并举 古老文化明珠重生辉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群文研究 - 群众文化研究
传承发展并举 古老文化明珠重生辉
发布时间:2013.08.09 新闻来源: 浏览次数:2301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石城灯彩浅析: 
     石城是千里赣江的源头,客家民系的发祥地,孕育客家文化的摇篮,是客家人最大的中转站和聚散地之一。石城山川形胜,钟灵毓秀,石城灯彩历史悠久,名闻遐迩。1992年,石城被江西省文化厅命名为“灯彩之乡”,2008年,“石城灯会(灯彩)”被国家文化部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同年,石城又被文化部命名为“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古老的民间艺术――石城灯彩,以其独有的艺术魅力,成了客家文化艺术中的亮丽瑰宝,也成了中华民族文化艺术中一颗璀璨的明珠,闪耀着迷人的光华。
      一、石城灯彩的历史源流
      石城古代先为百越之地,后为畲瑶居住地。由于地处偏远,境内群山环绕,又兼土地肥沃,成了躲避战乱的理想之地。自西晋至明清,中原大地出现过五次较大的战乱,也造成了历史上中原汉人五次人口大迁徙。大量的中原汉人迁徙到石城定居、繁衍。这些中原汉人与当地畲瑶土着人经过漫长的历史融合,最终形成了汉民族中一支独具特色的民系——客家人。
由于地理位置上的特殊性,石城成为了客家区域接纳南迁中原汉人的第一站,成为了客家民系重要的发祥地,成为了客家人最大的中转站和集散地。同时,石城也成为了中原文化与客家文化的联结点,以及中原文化在客家区域内的第一载体。
      据史料记载,在中原汉人间,舞龙、舞狮有悠久的历史,中原灯节始于汉初,盛于唐代。从西晋末年开始,中原汉人迁入石城,中原文化也开始影响石城,舞龙、舞狮这一习俗开始在石城出现。据有关史料反映,唐朝初期,石城的生产力十分落后,人们无力抵御自然灾害,总是把希望寄托于神灵。遇上旱灾虫害时,这些中原汉人就运用中原舞龙求雨的形式,祈祷降雨除灾。当时石城没有彩布和彩纸,他们就用稻草制作龙具,在田头地角舞动,以求降雨除灾、五谷丰登,这就是后人称的“秆龙灯”。“秆龙灯”是石城最早的龙灯雏形,也是石城灯彩的先驱,被称为“应龙黄”,直到现在仍被石城人称为灯王。随着石城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石城客家人在继承中原舞龙、舞狮艺术的基础上,不断结合石城的环境特点、生产生活习俗,创造性地发展了许多灯种,又因在石城客家方言中,“灯”与“丁”同音,舞灯有祝愿人丁兴旺,幸福吉祥之意,深受当地群众的欢迎、喜爱,石城灯彩得以扎根发展,千百年来,终于形成了独具特色的石城灯彩艺术。
      石城有古谚:“中原灯形客家神,舞灯敬神祭祖恩,身背宗牌闯天下,千年做客灯伴行”。从中可以看出,石城灯彩是传承了中原文化,又具有地方特色的客家灯彩艺术。
千百年来,经过不断的丰富,石城灯彩形成为具有鲜明地方特色的一种文化现象,成为中华民族文化宝库中一朵光彩夺目的艺术奇葩。
      二、石城灯彩的艺术特色
      石城灯彩历史悠久,种类繁多,各具一格。石城灯彩来源于生活,贴近于生活,是石城人真实情感的再现,内容十分丰富,具有鲜明的艺术特色。 
      (一)石城灯彩在灯具上的艺术特色。
灯具是石城灯彩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多数灯彩都是因灯具而命名,经常用于表演的灯具有数十种之多。灯具大多用木条、竹丝做架,再用各色彩纸或绸布编、扎、画、剪、贴精制而成,有形象逼真、色彩华丽、制作精巧等特点。
      石城灯彩灯具制作,要求扎物如物,既要能象形,还要能会意。有人这样形容它:“灯形制扎随意变,海阔天空万物全。扎物似物凭巧手,以假乱真难分辨。”
      石城灯彩灯具的色彩对比鲜明。根据所扎物特点选择各色纸张,如金纸、银纸、鱼鳞纸、宣纸、毛边色纸、腊光线、绉纹纸等,纸质有厚有薄,颜色有深有淡,表面有粗有细,质感有柔有刚,韧度有韧有脆,色调有冷有暖。不论什么灯种,一盏灯至少有五种颜色,如金、银、黑、白、红、黄、蓝、绿、青、紫等。在色彩搭配上要注重传统的地方特色。石城传统喜爱大红大绿,红表喜庆吉祥,黄表富贵雍和,绿表和谐如意,金表福寿祯祥,素有“红配绿、冇看局”,“白配黄,冇看场”之说。因此,在搭配纸张颜色时,常以红配黄,黄配紫,红配兰,金配绿。另外,人们对水红、翠绿、紫兰、青连、深绿、中黄、金色十分喜爱,尤酷爱红、金、黄、翠绿色彩。这些色彩,显得艳丽喜庆,切合了灯彩常要表达的幸福吉祥的寓意。
石城灯彩灯具的图案采用多种多样的剪刻、刺刻和工笔图案装饰成形。图案可分为两类,一是图形类:以描绘山水日月、祥云吉物、花鸟虫草、神物神像、飞禽走兽等为题材,如罗汉灯中的日月扇,宝伞灯上的龙凤,花篮灯上的花鸟虫草,八宝灯上的八仙;二是文字类:选用吉言吉语和诗词名句以寄托人们的美好心愿,如宝伞灯上的国泰民安、新年发财、丁财永旺,排灯上的恭禧发财、恭贺新禧,鱼鳞灯上的早生贵子等等。灯彩图案通常有三种表现手法,一是具象,把对象刻划得栩栩如生,形体比例恰当;二是夸张,突出表现事物的某一特点产生会意;三是抽象,虚构一种形象。
      石城灯彩灯具在造型上千姿百态,不但内容丰富,而且种类很多。常见的造型有茶篮灯、船灯、荷花灯、云灯、鲤鱼灯、龙灯、狮灯等数十种。
      (二)石城灯彩在音乐上的艺术特色。
      石城灯彩音乐,包含声乐与器乐两大元素。其灯歌和伴奏,都有独特的表现形式和表现空间。石城灯彩从空间上,分为室内灯彩表演和室外灯彩表演两大类型,一般室内表演时,既有歌唱也有器乐伴奏,室外表演时,只用器乐伴奏,偶尔根据特殊情况的需要,加入喝彩和应和。
灯歌,是灯彩表演者边舞边唱的歌曲,它有两个方面的特点:一是节奏活跃、旋律流畅、色彩明快、动感强烈,但音域不宽广;二是男扮女声,假声演唱。当然,也有小部分因特殊场景要求不具有上述特点。例如:悼亡性质的点莲灯、放河灯,祈祷性质的罗汉灯、放花船等,节奏舒缓、速度平稳、情绪凝重,一般歌唱成份不多。 
      石城灯彩灯歌曲目,大致来源于两方面。一是石城民歌,经常演唱的有:《倒采茶》、《顺采茶》、《采桑》、《十杯酒》、《小闹五更》、《瓜子仁》、《十二月铜钱歌》、《赛金扇》、《花鞋歌》、《十阵鼓》、《十二月采花》、《绣花屏》、《大补缸》、《十二月花名》、《螃蟹歌》、《十匹柳》、《下象棋》、《卖花钱》、《送郎歌》、《骨牌歌》等。二是吸收外地民歌。部分石城艺人外出表演,同时带回了一些外省市的民歌,如《茉莉花》、《小小鱼儿》、《叶落金钱》、《红绣鞋》、《扬州相思》、《五更等郎》、《四季相思》等。解放后,赣南采茶戏传入石城。它的茶歌优美动听,又与石城灯彩歌曲血缘相近,如《春景天》、《斑鸠调》、《路调》、《高音牡丹》、《打鞋底》、《长歌》等。这些民歌后也被吸收为石城灯彩演唱曲目。
      随着时代的发展,人员交流日益频繁,各种不同文化品类之间互相影响、渗透、借鉴、吸收,石城灯彩的灯歌曲目必将发展得更加丰富多彩、优美动听。
      石城灯彩演出中,乐器组合可归纳为三种组合模式。一是由吹奏乐的唢呐、打击乐的单皮鼓或班鼓、木梆子或板册、铜锣、小锣、镲或铙等乐器组成的小型吹打乐队。这种乐器组合,适应于灯队出灯以及屋场与屋场、村与村之间转场时演奏,目的是为了使欢快热闹的气氛贯穿始终。其一般演奏程序是:开始由鼓板敲打《小西皮》锣鼓点的引子,然后,唢呐接吹石城民间小曲,吹一段、打一段,夹吹夹打,直到下一个屋场或村庄,灯队又开始表演为止。二是由吹、拉、弹、打四类乐器组成。吹奏唢呐、梆笛或加其它竹管乐器;拉弦乐由勾筒(石城老表自制的类似二胡的乐器)、高音胡琴(用较小的竹筒自制的)、大勾筒(用小牛犊皮蒙的类似中胡的乐器);弹拔乐由古琴、秦琴、三弦;打击乐器和第一种模式一样,组成丝竹吹打乐队。这种模式的乐队,主要是用于灯歌演唱的节目伴奏。在演出中当演员演唱时,由梆笛、拉弦乐、弹拔乐伴奏唱腔;一曲与一曲、一段与一段之间的引子、过门,则加入唢呐、打击乐器一同演奏,以增强气氛。三是由较长大型的大锣、大鼓、三节号筒和其它常用的吹、拉、弹、打乐器组成。吹奏乐由数支至数十支高、低音不同的大、小唢呐(俗称“公婆吹”)、多支梆笛、曲笛、箫组成;拉弦乐由数十把高、中、低的勾筒(后来发展为用二胡、中胡、高胡)组成;弹拔乐由多架古琴、秦琴、三节号筒、数十面铜锣、小锣、云锣、镗锣、引磬、大鼓、堂鼓、班鼓、单皮鼓、板、册、梆子、大铙、钹、钗、镲组成;共同合成上百人乃至二、三百人的大型乐队。这种乐队,多用于大型灯彩游行活动。例如正月、五月、七月、八月、九月,石城各地的游花灯、蛇灯、板桥灯以及赶庙会等。
      (三)石城灯彩在舞蹈上的艺术特色。
       石城灯彩的舞蹈形式多种多样。龙灯、狮灯类侧重于舞蹈,表演时踏、摆、蹲、转、插并用,动作粗犷、豪放;茶篮灯、船灯类为舞唱结合,人物有旦、丑之分,其舞蹈小旦轻盈、活泼,采旦滑稽、泼辣,丑角诙谐、灵活,协同表演,情感交融,富有生活情趣。
石城灯彩舞蹈分双手举灯舞、持灯扇舞、背灯舞三种,举灯舞的灯种有龙灯、铜钱灯、蛇灯、板桥灯、狮灯、鲤鱼灯、竹篙灯等;持灯扇舞的有茶篮灯、宝伞灯、荷花灯、花篮灯、酒杯灯等;背灯舞的有马灯、船灯、蚌壳灯等。 
     举灯舞蹈多用双手直举、横扫、左右摆,左右换手,钻胯门等舞蹈手法,其舞步有跑马步、弹跳步、马桩步、行走步、上山步、下山步等,队形多有横排、纵排、锯齿形、转圈、卷谷笪、盘灯出头等,动作有摆动灯身、卧龙巡场、过跳石、腾云驾雾、翻江倒海、金蛇脱壳、竹筒倒水、卷退谷笪、尿杓浇水、跪地后仰摆灯等。 
      持灯扇舞蹈分男旦舞蹈和女旦舞蹈。男旦舞蹈为男旦左手持宝伞灯,右手持彩扇,边唱边走边舞,右手边转扇花,其舞灯者多穿插于女旦之间。舞步有高桩步、中桩步、矮子步、正步、狗蹶土、双踩步、扭屎股花、蹲步、转身旋风步、十字步、点跳步等;动作有左手握灯顺时针旋转灯具,右手持扇转三指扇花、五指扇花、压扇、开扇、收扇、穿腰花扇、翘扇等。女旦舞蹈为女旦手舞手帕、彩扇、花球、灯具等,步法有十字步、碎踩步、穿插步、上山步、下山步、前点步、云步、欢快步、踏步、后点步、圆场步等,手法有五指花扇、三指花扇、打“8”字、手帕转花、云手扇花、摘茶、开收扇等,队形有五梅花、砻谷水、倒八字、顺八字、一字花、圆形花、半圆花、对角花、前后穿等。
      背灯舞蹈是把灯具系于肩上或腰间,使观众看似灯(马、船)在动。其步法有跑跳步、点步、圆场步、碎步、云步等;表现手法有奔马、仰马、俯马、奋蹄和飘船、上滩、下滩、行云戏水等。
石城灯彩舞蹈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美于生活,作为传统灯彩舞蹈,经广大艺术工作者不断传承、发展、创新,使石城灯彩更具艺术性、观赏性、传统性。 
      (四)石城灯彩在服饰上的艺术特色。
石城灯彩的服饰讲究协调、和谐、独特。不同的灯种表演配以不同的服饰,不同的角色穿着不同的服饰。服饰设计追求自然、朴实、实用、美丽,凸现客家特色。协调的各种服饰,成了灯彩表演的一道亮丽风景。石城灯彩服饰,是妆扮演员外表形态的主要装饰品,它源于生产生活,再经艺术加工演化而成。它的材料多以垂柔布料和软细的蝉纱布为主,色彩以大红、水红、翠绿为主,重视装饰彩边和花朵。演员穿戴后,形象逼真,表意鲜明,深受观众喜爱。
      (五)石城灯彩在队形上的艺术特色。
石城灯彩源于生活,灯彩艺人创作出了许多新颖美观的队形,并配以旋律、步法、节奏、色彩的变化,给人美的享受,有许多队形还具有深刻的寓意。如“走四方”意为客家男儿志在四方,“卷谷笪”意为喜庆丰收,“圆月形”意为花好月圆,“一字阵”意为众志成城等。
石城灯彩的艺术特点可以一言以概之:融灯、舞、歌、戏为一体的民间艺术。石城灯彩,就象是一树永开不谢的奇花,生生不息,朝气蓬勃;又象是一片五彩夺目的云霞,艳丽多姿,令人神往。
      三、石城灯彩的传承与保护 
     石城灯彩之所以能千年传承而历久不衰,历经沧桑而光华日新,是在于它有坚实的群众基础和良好的传承性能。石城人对灯彩的情感,可用三句话来概括:“人人爱灯彩,家家会灯彩,节节有灯彩”。
千百年来,石城形成甚多与灯彩相关的习俗民规:正月元宵前,灯彩歌舞遍布城乡各地,大闹新春;四月释迦牟尼圣诞节,大放河灯;五月端午节,城乡各地菩萨出游大舞“罗汉灯”;七八月,万人空巷舞灯庆庙会;十二月,家家张灯结彩过大年。长期以来,这些习俗民规孕育了石城丰富多彩的灯彩文化艺术,各地都有各具规模、特色的灯队。据普查,全县灯队多达350多个。
      建国以来,在党的“双百”方针指引下,石城灯彩经广大文艺工作者和民间艺人的辛勤挖掘、整理、改编和创作,在保护传统民间艺术的基础上,去糟粕,取精华,推陈出新,形成以灯为载体,溶合时代精神的独特表演艺术,取得了可喜成绩。如50年代,《蚌壳灯》与《倒采茶》获得县、地、省各级优秀表演奖;60年代,《三杯酒》与《跃进花》在华东巡回演出后拍成舞台电视艺术片;70年代,《迎春花灯》与《喜庆丰收年》首次进入电视荧屏;80年代,大型灯彩戏《花灯仙子》集花灯之精华,融灯、歌、舞、戏于一体,应邀进京演出并获得“玉茗花”戏剧节多项一等奖,《熔炼》由省歌舞团加工排练参加了“全国第二届舞蹈比赛;90年代,《喜相逢》和《打甑盖》在赣州市“首届农民戏剧节和首届客家音乐舞蹈大赛”获多项一等奖。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五十周年演出中,《三杯酒敬伟人》表达了全国人民对中国三代伟人崇敬爱戴的心情,精彩纷呈,荣获表演创作一等奖。《倒采茶》、《蚌壳舞》和《观音坐莲》三个石城灯彩节目,被收集进入《中国民族民间舞蹈集成》。 
      1992年,江西省文化厅授予石城县 “灯彩之乡”的光荣称号;2008年,“石城灯会(灯彩)”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同年,石城被命名为“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
      党的十七大,把文化提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石城灯彩”的传承保护发展,顺应时代要求,顺应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需要,对全面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建设和谐社会,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石城灯彩作为客家文化中的一颗灿烂夺目的明珠,对整个石城的客家文化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作为民间舞蹈的石城灯彩,它的丰富内容和表演特色,在我国文化艺术宝库中独具特色,对它挖掘保护、传承发展,对研究客家的民俗、民风和信仰等有着很高的价值。县委、县政府经研究,出台了《关于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石城灯会(灯彩)传承保护发展的实施意见》,不仅在思想观念上明确了抢救与保护的重要性,而且措施明确。近年来,在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下和上级文化主管部门的指导下,我县文化工作者克服了种种困难,在抢救与保护石城灯彩这一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方面付出了不懈的努力,取得了初步的成果。
       一是对传统石城灯彩进行抢救性挖掘整理,为石城灯彩的创新和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几年来,我们开展了大规模的石城灯彩普查,组织灯彩艺人、文艺工作者,深入到全县重点乡村,走家串户,吃住在农家,重点摸清石城灯彩的种类、数量、分布状况、生存环境、艺术传人、发展现状等,并对有关石城灯彩的民间艺术、民间艺人进行登记,建立名录,撰写介绍材料,运用文字、录音、录像、数字化多媒体等多种方式进行真实、系统、全面的记录,并进行资源整合,分类归档。经努力,共收集到各种类型的传统灯彩节目上百个,计一百余万字,在此基础上,整理出版了灯彩工具书《石城灯彩》。
       二是抓灯彩队伍建设。通过召开全县文化工作座谈会,专题研究“石城灯彩”的传承保护发展问题,提出了“明确保护规划,汇聚各方力量,成立灯彩协会,打造灯彩品牌”的工作意见。随即在县文联的领导下,成立了拥有100多个团体会员、300多个个人会员的灯彩协会,在协会下又成立了由灯彩艺术专家组成的灯彩研究会。然后对全县的灯队进行了规划整合,现有规范的专业、业余灯队80多个。
      三是大力培养灯彩人才。目前,灯彩艺术工作者存在断层现象。一批老艺术家,都已年入古稀,但年轻一代中有较深艺术修为者却凤毛麟角,所以,灯彩人才的培养在灯彩事业发展中显得至关重要。一方面,我们建立了石城灯彩艺术人才库,将在石城灯彩灯歌、灯舞、灯具、编导等各方面有特长、有建树的艺人进行登记建档,并积极鼓励、支持和引导他们授徒传艺,培养新人。同时,我们积极扶持社会力量创办民间灯彩艺术团体。另一方面,我们创新形式,加大对青少年的薰陶与教育,培养青少年的灯彩情结,为灯彩的传承发展注入新鲜血液。县文化馆、乡镇文化服务中心为主体,每年有针对性地举办灯彩艺术培训班,聘请知名灯彩艺人进行传授辅导。并编写了一本全面、系统的灯彩乡土教材。在有条件的学校成立了灯彩表演队,让石城灯彩进入中小学的第二课堂。
       四是举行灯彩汇演和灯彩闹春等大小型活动,形成活动制度,通过活动来促进石城灯彩的繁荣。2008年,我县举办了首届灯彩汇演。这次汇演,涉及面广,参演单位多,节目类型全,传统创新并重。通过这次汇演,全县人民对石城灯彩有了一个更新、更全面的了解,培养出了一大批的灯彩艺术人才。随后,我县又邀请省、市、县的艺术专家举行石城灯彩艺术研讨会,对其今后的发展提出宝贵的建设性意见。灯彩汇演,将形成一种制度,每两年举办一次。2009年以来,每年新春,各乡镇自发组织,选拔出有代表性的农民灯队,到县委、县政府、各企事业单位、千家万户进行灯彩拜年,使全县春节都洋溢着灯彩的喜庆气氛。
五是发展灯彩旅游事业,将石城灯彩文化融入旅游业,增强灯彩与旅游的关联度。我县在一些主要旅游景点建立表演厅,作为灯彩表演、交流、推介的重要文化陈地,并进行具有石城灯特色的旅游工艺品研制,印制相关宣传画册、图片,录制影音制品等。 
      六是抓好石城灯彩的创新创特,使之更加适应时代的发展。在努力抓好群众性演出的同时,我们下大力气,充分利用各种契机,创新创特,出精品、上档次,走出石城,扩大石城灯彩的影响力。近年来,一批精品节目,陆续走出石城,石城灯彩生命力和影响力得到不断增强。2008年,石城灯彩节目《迎灯接福》参与了北京奥运圣火传递瑞金传递站的活动;2009年,《龙腾莲乡》应邀参加赣州市春节联欢晚会,《招财进宝》应邀参与了纪念赣州电视台建台25周年庆典活动,《灯彩翩翩舞华章》参加赣州市撤地设市10周年庆祝大会文艺演出并荣获表演金奖,石城灯彩歌曲《珠坑村之歌》被评为首届全国村歌大赛“十佳村歌”,其曲被评为“十佳作曲”;2010年,《丰收锣鼓》、《珠坑村之歌》等节目参加了在首都北京举行的第二届亚洲艺术博览会,《龙腾鼓欢》参加在山西举行的“山花艺术节”并获得多个金奖。 
      四、石城灯彩的远景思考
      石城灯彩,不仅是石城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一种娱乐活动形式,而且是创建和谐社会,推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有力工具。进一步弘扬优秀的民族传统文化,保护好石城灯彩这一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将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历史光荣任务。要完成好这一任务,笔者认为要抓好如下几条。 
      一是进一步提高全县人民认识。要做好石城灯彩保护工作,要站在落实科学发展观,建设和谐社会的高度,克服一些陈旧观念和认识误区,重视优秀民间艺术在当今文化中的地位和作用。 
      二是灯彩的普及工作要长抓不懈。人是艺术发展的首要、基础,应继续坚持灯彩进校园、培训传帮带、活动练人才的路子。 
      三是以创新的意识来抓提高。一种民俗文化,要有强大旺盛不绝的生命力,既要讲传承,还要讲发展,要传承发展并举。近几年来,我县文艺工作者把现代元素注入到灯彩节目创作中,取得了许多令人注目的成绩,石城灯彩重新成为现代百姓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这说明,注重传承、创新创特是石城灯彩发展的必由之路。
      四是持续加大宣传力度,利用各种传播手段,让石城灯彩走进石城人民的生活,也走出石城,走进全国乃至全世界人民的视听世界。石城灯彩是联系海内外客家人的好名片,是沟通客家人情感的好桥梁,是“引客、引资”的好引子,我们必须解放思想,开阔视野,让石城灯彩成为富民兴县大业的一个重要契入点。
      “盛时调玉烛,佳节灿华灯!”石城灯彩这一宝贵的文化遗产,一定可以在传承发展并举中,在新的时代焕发出更加绚丽的光彩!